『柴说』 » 2012 继续拍花(5)

紫薇

这篇日志来的有些迟,以至于照片中的花早已凋谢殆尽了。图中这种花叫做“紫薇”,在北京多有栽植,盛开时花团锦簇,沉甸甸的团在枝头,极为灿烂。

这朵紫薇上还有一只小瓢虫,发现我之后就匆匆逃开,绕着花枝迂回前进,手持手动定焦镜头的我拿它丝毫没有办法,只好任它而去。

紫薇

PENTAX K-m 35 mm F/? 1/1000 sec ISO-200 2012-07-11 09:21:47

紫薇极坚强,不惧风吹雨打,每次大雨过后,院子里百花凋零不甚凄惨,而紫薇仍是一副生机盎然的劲头,只是花瓣挂了许多雨水,把枝条压得更低了。

赤薇

PENTAX K-m 35 mm F/? 1/1600 sec ISO-200 2012-07-11 09:18:06

虽然名为紫薇,但并不止一种颜色,譬如这种粉红色的花也可以叫做“赤薇”。

银薇

PENTAX K-m 35 mm F/? 1/3200 sec ISO-200 2012-07-11 09:29:20

而这种白色的花则叫做“银薇”。嗯,不许联想。

120730-174903-134

PENTAX K-m 135 mm F/3.5 1/200 sec ISO-200 2012-07-30 17:49:03

这种类似蒲公英花的小花的名字我到最后也没有查到。

120730-180654-161

PENTAX K-m 35 mm F/? 1/125 sec ISO-200 2012-07-30 18:06:54

我是在隔壁院子里的一个僻静角落里发现它的,只有一丛,大约一米宽半米高的样子,开满了花。

120730-180606-159

PENTAX K-m 35 mm F/? 1/200 sec ISO-200 2012-07-30 18:06:06

知道它的名字的朋友,还望不吝相告哦。

玉簪

PENTAX K-m 135 mm F/3.5 1/200 sec ISO-200 2012-07-30 10:42:59

小区里每栋楼的楼门两侧都载满了这种花,宽大厚实的叶片栉比相邻,不露一丝缝隙。

后来我查到了它的名字——“玉簪”,真是个好名字,不仅形象,而且富有诗意。

玉簪

PENTAX K-m 135 mm F/3.5 1/250 sec ISO-200 2012-07-30 10:49:35

不过印象中我似乎从没见过这种花,Blueheart告诉我其实这花在北京满大街都是,后来出门便留意了一下,果然在没有阳光直射的树荫下,总是铺满了玉簪。

其实这座城市还是很美的,只是有时候我们过于忙碌,或者过于“习以为常”,忽略了而已。所以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如果我们常常用一种“粗鄙的外乡人”的眼光去看待我们工作生活的城市,一定会有更多的收获。

玉簪

PENTAX K-m 135 mm F/3.5 1/250 sec ISO-200 2012-07-30 10:48:31

玉簪是有香味的,而且在晚上味道更是浓郁。

在玉簪开放的那段时间,每次进出大楼时,我都会稍微放慢脚步,享受这份心旷神怡。

野喇叭花

PENTAX K-m 135 mm F/3.5 1/400 sec ISO-200 2012-07-30 17:55:44

野喇叭花是一种司空见惯的野花,早些年我家的房前屋后也有许多这种花,它朴实的近乎于不起眼,即便是一大丛竞相开放,也很难引人注意。

野喇叭花

PENTAX K-m 135 mm F/3.5 1/640 sec ISO-200 2012-07-30 17:53:51

相比身后的月季,它是如此的瘦弱、平淡、普通,甚至连高度都输了一截,但这些都无碍它继续低调地为这个世界增加一份色彩。

总会有那么一天,你行走在荒原,四野茫茫,不经意间发现脚边有一朵这样的野喇叭花,还是那么瘦弱、平淡、普通,但它却一样能让你欣喜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