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天边》

tianbian早就知道<<吉祥三宝>>在网络上很火,但直到我无意中看到了它的汉语版,我才第一次听到它.

于是我马上下载了布仁巴雅尔德整张专辑<<天边>>.

天边,是我的故乡.
突然很喜欢我以前嗤之以鼻的草原音乐,突然很喜欢那种苍凉辽阔的音域,突然很喜欢马头琴的婉转,突然很喜欢草原狼的嘷叫……

我想,任何一个内蒙古人,不管是汉族还是蒙古族,在离开了家乡之后再次听到这些熟悉的音乐,都会从内心里感到温暖吧?

我跟着唱,就像以前唱刘欢的<<六十年代生人>>一样让别人诧异,但他们不会知道,这些音乐所包含的东西,而且我还深信,没有深处过像内蒙古这样辽阔地域的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唱出这样辽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