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摄即是空 8:Carl Zeiss Jena Flektogon 35mm F2.4 – 第四支定焦

120616-104247-068

年初时候雄心壮志,说今年一定要远游,为了这次远游,还需要一支新镜头。

后来远游计划泡汤了,但镜头计划还是顺利完成了(哼哼哼哼),就是这支Carl Zeiss Jena Flektogon 35mm F2.4,它是我的第四支定焦镜头,也是我的第四支手动镜头。

120616-104559-069

PENTAX K-m 50 mm F/2.8 1/60 sec ISO-200 2012-06-16 10:45:59

其实除了两支套头之外,我自己购入的四支镜头全是上世纪产的古老的手动定焦镜头。从Pentacon 50mm F2.4开始、到Carl Zeiss Jena Sonnar 135mm F3.5,一发不可收拾,彻底爱上了这种“不方便”所带来的创作约束和那一点点“遗憾感”,可以预料将来我还会再购入一支东蔡的定焦,集齐东蔡三剑客(哈哈)。

120531-131949-001

PENTAX K-m 35 mm F/2.4 1/800 sec ISO-200 2012-05-31 13:19:49

刚拿到这支镜头时的试拍,随手,直接用最大光圈,色彩喜人,立体感明显,看来最大光圈完全堪用。

120602-135948-004

PENTAX K-m 35 mm 1/250 sec ISO-200 2012-06-02 13:59:48

都说这支镜头微距了得,最近对焦距离有0.22m之短,如何根据不同的焦距选择不同的光圈值成了一件考验技术的活儿。说来也不怕各位笑话,我手里的其他两个定焦都有一个基本上万用无碍的光圈值,所以极少调节光圈,愣是把它们当成了恒定光圈的镜头来用。

120608-132034-039

PENTAX K-m 35 mm 1/250 sec ISO-200 2012-06-08 13:20:34

是一个拍花利器,它能恰到好处地把背景虚化成一团,非常适合拍特写;而就比较尴尬了,最大光圈不堪用,最近对焦距离又较远,没有办法拍特写,即使拍“百花争艳”这种题材,画面里也分不出主次,所以我很少用这支镜头拍花;这张照片是在楼下阴影里拍的,花不太令人满意,不过色彩和画面的感觉还不错,找机会再拍一些花试试。

120608-133549-042

PENTAX K-m 35 mm F2.4 1/30 sec ISO-200 2012-06-08 13:35:49

文竹,我想,应该是用最大光圈拍的吧。

120603-145309-021

PENTAX K-m 35 mm 1/13 sec ISO-400 2012-06-03 14:53:09

猪龟,在这张照片里的表情很有趣,有些凶狠,又有些狡猾。

120603-145828-024

PENTAX K-m 35 mm 1/1250 sec ISO-200 2012-06-03 14:58:28

其实猪龟是个很难伺候的模特,定焦不方便取景,手动不方便抓拍,而猪龟又是这么一个好动的家伙。更加奇怪的是无论用哪一档光圈,始终无法拍到一个清晰的鼻尖,即使是用自动镜头也是一样,它的鼻尖始终在焦外。

120609-123709-045

PENTAX K-m 35 mm 1/640 sec ISO-200 2012-06-09 12:37:09

朝阳大悦城的一个展览,名叫“纸造幸福”,有许多纸飞机,许多剪纸拼贴画,还有这一台活字印版。

120609-124101-052

PENTAX K-m 35 mm 1/25 sec ISO-200 2012-06-09 12:41:01

吊在空中的纸城堡。

120609-124737-060

PENTAX K-m 35 mm 1/30 sec ISO-200 2012-06-09 12:47:37

破旧的精装书上生长的小树,以及树下的小纸人,很有意思的作品。

以上仅是拿到镜头之后在附近的练手之作,对于这支镜头,我想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磨合,虽然大家都说这是一支不需要磨的镜头,拿来即用(正因如此,甚至“无法产生感情”,哈哈),不过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这是我的问题,我被前几支定焦给惯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