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腰封这东西

101230-095821-026

照片中的腰封来自我最近半年里购进的书,但不要以为我有收集腰封的嗜好,我没有,留着它们纯粹是为了拍张照片,发段牢骚。

尽管许多朋友都认为腰封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存在,但腰封之风似乎在这几年里愈刮愈猛,以至于没有腰封反倒显得非常稀奇。

相信腰封对于那些兴致突发或者说鬼使神差走进书店的人来说还是有所帮助的,毕竟在茫茫书海中挑选一本似乎好看的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相信即便是资深书虫也有走眼的时候),再加上现在许多书都是塑封的,书店也许还不允许拆开试读(我不清楚塑封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于是书的外包装几乎成了唯一的判断标准。

所以有些书的封面和封底上开始出现内容简介,然而,就和微博杀死博客的原因一样,人们并没有多少耐心去读这些简介。这听起来似乎有点讽刺,买书的人连书的简介都没有耐心读,但是实际情况是你根本读不过来,书太多了。就像你很难接受一个拖拖拉拉十几分钟的电视广告一样(我猜可怜的出版业根本打不起电视广告,事实上我在书店以外的地方看到的唯一一则图书的广告还是一个卖衣服的公司打出来的),出版社需要的是一种更简短更有力更让人印象深刻的东西,我想,腰封就是这样诞生的。

如果你留意过腰封,就会发现它基本上就是在用大号加粗字体反复说着这么几句话:“超感人”、“必读”、“XX力荐”、“不可错过”、“XX奖获奖作品”、“XX最新力作”、“畅销”、“经典”、“紧张刺激”、“催人泪下”、“感动无数人”……

而且最让我讶异的是腰封上的广告竟然还可以进行指名比较,譬如我就见过好多“比《追风筝的人》更催人泪下”这样的广告词,难道广告法不适用于出版业?

大概是竞争太激烈的缘故,腰封的身材大有发福的趋势,有一些书干脆将腰封发展成了独立封面,而我前段时间读的一本书,腰封的高度比某前领导人的腰带还高,但出版社意犹未尽,干脆在封面上又印了三个大字:“超好看”。

110316-144825-002

所以在我这个非出版业人士看来,腰封只是图书商品化后的一个必然产物而已,它和所有形式的广告一样,都不可尽信(事实上被腰封“欺骗”过几次之后,我已经无视它的存在了)。

当然,就像每个行业里都有那么一个不怎么打广告的行业领袖一样,也并不是所有的书都需要腰封,知名作家的作品就从来不需要,他们的名字比腰封的效果还好,以至于书甫一面市就已经摆上了畅销书架。针对专业领域的书通常也没有腰封(譬如我时常读的计算机相关的技术书籍),一来因为这类型的书一般都是“刚性需求”,二来读者会比较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而腰封之于我,唯一的作用是让我知道哪本书还没有读过,以及这本书的优先级如何,一般来说我会先读没有腰封的书。每当我开始读一本带着腰封的书时,我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很欢快的把它的腰封扔进垃圾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