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毕业.聚
想写一下昨天,但却不知道怎么写,昨天,就是过去了的昨天,连描述它的能力都消逝了.

早晨回到学校,下图是园中一角.
林
抬起头,早晨的阳光从叶间透进来,真想懒懒的睡着.
叶
照毕业照,然后答辩.
为了这场简单的答辩昏天黑地了一个月.
下午收拾收拾宿舍的书和杂志,准备拿去卖了,收拾出来,发现居然可以堆这么高……
杂志
卖书的时候Blueheart说不要卖了吧,这些杂志我们留着吧,其实我也有些舍不得,但是带不走,就卖了吧.
晚上要聚一下,包了场,喝吧.
Desk实在不仗义,居然举着酒杯去Table By Table & One By One去了.
回到座位,我马上质问他为什么着三年来深藏不露(这家伙每次聚餐都第一个说不喝酒),他嘿嘿的笑着:"遗传."
我也嘿嘿的笑着,看着或举杯,或游走,或畅饮,或攀谈的同学们,这些熟悉的身影,都渐渐模糊了.
是我醉了么,我倒希望是我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