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迟钝也不是坏事

钝感力要不是从熊老师以前的blog上看到这本书的介绍,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去读这种类型的书,读过之后才发现还是挺有意思的。

小的时候大人们总是感叹,说以前日子那么苦,饥一顿饱一顿,吃的既没营养又不卫生,人也无痛无病。而如今日子好了,吃的好了,反而生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病来。

后来,我也常常迷惑,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吃喝那么干净卫生,却如此弱不禁风?我小时候整天山上来溪里去,饿了就坐在萝卜地里拔一个萝卜,用小刀削削皮就吃了。渴了就端起比脸还大的铜瓢往嘴里灌井水。我还特别喜欢吃杏,从连核都没长硬的“酸毛杏”就开始吃,一直吃到杏晾成了杏干。杏干是露天晾的,有些苍蝇屎很正常,有的杏本身就有虫子,杏干上自然也会遗留许多虫子屎,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是淡定地搓一搓,然后吃掉。如此不卫生,这么多年居然也没有闹过肠胃病,以至于我一直都认为教科书里“喝生水拉肚子”的言论是无稽之谈。

读完《钝感力》之后,我终于明白了,现在的人啊,已经被人为营造的卫生环境和食品给惯坏了,身体和器官变得异常敏感,稍有一些细菌便无法承受。而以前的人们(还有我小时候)却习惯了脏兮兮的环境,身体和器官对此习以为常,用渡边淳一的话来说就是变得“迟钝”,正应了那句俗语“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当然,渡边淳一所说的“顿感”并不只是身体和器官的迟钝,更重要的在于精神层面的迟钝,不紧张,不急躁,不生气,不拘小节,凡事淡然处之。

这种有益身心健康的“钝感力”,有点像我们说的“难得糊涂”,却没有“难得糊涂”那般糊涂;有点像我们说的“小不忍则乱大谋”,却又没有那份隐隐的不甘;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

其实这样的生活态度正是我所欣赏的,过于敏感只会自寻烦恼,从今天起,试着让自己变得“迟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