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道德的缺失

前几天,韩寒写了一篇日志《这一定是造谣(1)》,曝光了一起政府部门诱使车主载客、然后以“非法运营”的名义将其车辆扣押的事件。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和事主一样愤愤不平,因为几年前,我的父亲也曾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我父亲的遭遇和韩寒日志中的事主相差无几,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积雪覆盖了大地,加之临近过年,路上越发显得冷清。我父亲驾车回家,被人招手拦下,我父亲见她呼出的气息都凝成了白霜挂在眉睫之上,显然已经等车许久,问其目的地,恰巧同路,便动了恻隐之心,载其一程。

下车时,此人执意要付给父亲报酬,父亲也执意不要,谁知此人趁父亲不注意,偷偷把钱扔到了后座。接下来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父亲前行没多远,就被一帮执法人员拦下,他们完全不理会父亲的解释,一口咬定父亲开“黑车”,并且钱就在后座,可谓“人赃俱获”,便将车扣押,需要缴纳5000元人民币罚金后赎回。

事情发生后,父亲非常难受,他做了正确的事情,却遭遇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我听闻后心情也差到了极点,这件事情极大地冲击了我们固有的道德观。

日志发表的几天之后,韩寒又写了一篇《这个国家将迎来国庆,这个城市将迎来世博》,揭露了那位事主与交通大队等执法部门周旋时的对话记录。一五一十部落的魏英杰也撰文《政府不可“诱民入罪”》批评了执法部门的这种“钓鱼式”执法手段。

我们总是自诩是“礼仪之邦”,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也告诉我们要“助人为乐”。我父亲和韩寒日志中的那位事主正是根据自己的道德观,难以违背良心视而不见才开门相助。

但谁能想到慷慨相助竟会得到这样的报答?!谁能想到这一切居然会是执法部门的圈套?!

如果执法部门都要“诱民入罪”,我们还能够相信谁?如果我们驾车看到路边冻得瑟瑟发抖而又拦不到车的路人,都要怀疑他是“鱼钩”甚至“车匪”,视而不见呼啸而过,那么何愁古诗里的“路有冻死骨”不能再现?

基本道德的缺失正在成为社会上日益严重的问题,我们的执法部门尚且如此,那么“上行下效”,民众的道德又怎么能够幸免?

最后,再替我的父亲和韩寒日志中的事主问一句,为什么总让这些善良的人们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