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包先生的奇妙旅程

故事的主角包先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国际邮包。它计划了一段为期半个月的旅行,却磕磕绊绊地走了两个半月;虽说旅途中始终有人陪伴守护,却还是历经风雨,遍体鳞伤,甚至几度迷失方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时间倒回2014年11月的北京,所有人都准备在即将到来的购物狂欢节上大展身手,W先生却决定不去凑这个热闹,因为他认识了住在德国的CU先生

CU先生在当地经营一个小店,卖一些计算机设备和家用电器。W先生看中了一些厨房电器和用具,CU先生表示因为W先生是外国人,可以免除德国的消费税,并且他可以差人将商品护送到中国,亲自交给W先生,当然,需要额外支付些许费用。

 

2014年11月8日,距离购物狂欢节还有三天,W先生终于选定了商品,并且预付了全额货款。

 

2014年11月11日,CU先生告知W先生,他所购买的商品已经准备就绪,将会交由包先生亲自送达。

是日恰逢购物狂欢节正式开启,而包先生的旅程也就此开始……

 

2014年11月12日,包先生来到DHL旅行社。按照CU先生的约定,DHL旅行社将CU先生编入了该社服务最优的旅行团

 

2014年11月13日,DHL旅行社带领包先生的旅行团在出口互换局办理了离境手续,并且将包先生的相关信息通知了中国方面负责接待的183旅行社

根据W先生之前所了解到的情况,包先生的旅行团离开海关后,就会排队搭乘航班飞往中国,一般两周就可以到达。

可是两周之后,包先生依然没有抵达,而且DHL旅行社和183旅行社都宣称不清楚包先生离开海关之后的去向。情急之下,W先生联络了CU先生,CU先生亲自前往DHL旅行社一探究竟。

 

2014年12月3日,距离包先生出发已经过去20余日,CU先生终于向W先生转达了来自DHL旅行社的调查结果。DHL旅行社宣称,由于183旅行社和中国海关无法接待日益增长的游客,所以决定暂时闭关。此举导致大量旅行团滞留在德国,此外,由于旅客人数巨多,大大超过了航班数量和运载能力,DHL旅行社已经安排部分旅客转乘游轮前往中国。

CU先生希望W先生能耐心等待,DHL旅行社承诺保证包先生的安全。W先生无奈之下只得接受这一现实,出于对包先生安全的顾虑,W先生开始研究国际旅行的整个流程,从而了解到,包先生的旅行团到达中国后,183旅行社会带领他们前往海关检查并登记,以确定他们所携带的物品是否需要缴纳关税以及如何缴纳关税。

就W先生所在的北京地区来说,大概会出现以下三种情况:

  1. 无需缴纳关税,183旅行社会护送包先生直到与W先生见面。
  2. 需要缴纳确定额度的关税,海关会将税单交给183旅行社,后者护送包先生到W先生处时,向W先生代收关税。
  3. 不确定关税应当如何征收,183旅行社就会将旅客护送到建国门报关行,并向W先生寄送通知单,W先生持通知单前往报关行,会同海关一起查验物品,确定关税并缴纳后,再接包先生回家。

W先生暗自盘算了一番,觉得包先生出现第一种情况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也就做好了缴纳关税的心理准备。

 

2014年12月19日DHL旅行社暗示包先生的旅行团已经登机,W先生期待包先生能在几日内到达中国。

 

2014年12月21日,包先生的旅行团终于抵达北京,183旅行社安排旅客们进入海关,此时距离包先生出发已经过去一月有余。

 

2014年12月22日,包先生离开海关

 

2014年12月23日,北京海关发言人公布了前日确定关税并交由183旅行社护送的旅客名单,里边没有包先生的名字,W先生以为包先生接下来会被安排到建国门报关行。

接下来W先生便不时联络建国门报关行和183旅行社,然而前者的答复永远都是“该旅客尚未抵达我处”,后者的答复则永远是“正在前往报关行”,当W先生问起包先生具体的位置时,183旅行社表示不知道。

 

2015年1月12日,转眼又过去了20天,包先生依然下落不明,W先生愤而找到了183旅行社的上级监管机关,请求协助寻找包先生。

此时坊间开始传言,大批旅客滞留在上海某港口大数月之久,183旅行社从未前往接待。不过W先生认为包先生并未牵涉其中。

在接下来几天里,W先生得知和183旅行社有时会将部分旅客交由同属一个集团的北邮旅行社接待,就向其咨询包先生的下落。

 

2015年1月19日,北邮旅行社终于表示包先生已经被转送到他们的4号临时旅店,正在准备再次前往海关。

同日,媒体证实了旅客滞留上海港口的消息。

 

2015年1月20日,北邮旅行社会同海关检查了包先生所携带的物品,决定征收300元关税及一元手续费,并为包先生换了一个旅店。W先生看到消息后,马上按照指示缴纳了相关税款。

是日晚间,W先生接到了一个来自望京报关行的电话:“W先生您好,您申诉失踪的包先生现在已经抵达我处……”

同时,183旅行社和上海海关开始分批接待滞留在港口的旅客

 

2015年1月21日,北邮旅行社表示已经收到税款,即将护送包先生离开海关。

同日,建国门报关行发布公告,称建国门酒店床位有限,导致部分被送往该处的旅客滞留在183旅行社的中转酒店,北京海关已派官员前往办理通关手续,以期解决旅客滞留问题。W先生心下明白,这就是包先生所遭遇的状况了。

 

2015年1月24日,北邮旅行社护送包先生离开海关

 

2015年1月25日,包先生在海关门口遇到了前来接待的EMS旅行社

 

2015年1月26日,EMS旅行社将包先生安排到W先生住所附近的旅店,此时包先生已经憔悴不堪,无法再继续承受旅途的奔波。于是EMS旅行社联系到了W先生,希望他能亲自来看一下。W先生马上赶往酒店,虽然有了心理预期,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吃惊不小。包先生伤痕累累,那道纵贯全身的裂口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触目惊心。令W先生感动的是,即便身体受到如此损伤,包先生对带给W先生的物品却始终呵护备至,令其几乎毫发无损。

W先生抱起包先生,颤颤巍巍的离开了酒店,此时距离包先生启程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

当晚,留下CU先生托付的物品后,包先生悄然离去。

稍后,W先生看到消息,滞留上海港口的旅客已经全数接待完毕,其中果然有一些是从德国乘船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