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写给逝去的2009

goodbye-2009

又一年过去了,和混乱多变的2008年相比,2009年就显得波澜不惊,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2008年搬了三次家,而2009年只搬了一次家,其实多希望能够不搬。

2008年换了三家公司,而2009年终于没有挪窝,工作中仍然难免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我想我终于学会了自我调解。

2009年,3K不再是3个King的天下了,一只懒惰的小家伙进入了我们的“领土”,虽然它叫“悟空”,可它并不是猴子,而是一只假装深沉的小狗

2009年依旧没有收手,花了不少银子来满足无止尽的物欲。

来北京后第一次去滑雪,就丢了那部非常有纪念意义的IXUS 900Ti,惋惜之余,出于对于摄影的小小爱好,就入手了第一部单反:Pentax K-m。有人云“想破产,入单反”,接下去果然一发不可收拾,三脚架、目镜、Pentacon 50mm F2.4SMC Pentax-A 50mm F1.7,还有诸如UV、CPL、LensPen等等零碎小玩意儿就略过不提了。

2009年,我和Blueheart同学的手机双双“降级”到连键盘都没有了,Blueheart同学入手了Nokia 5800XM,而我则终于用上了垂涎已久的HTC Hero,那只让我对Windows Mobile失去兴趣和信心的Motorola Q9则安详地退休了。

此外还支持了妹妹一台联想Lenovo IdeaPad S10,以及一套WCDMA的3G上网设备。

有了单反之后,更加无法闲在家里,总想着练习摄影技术,也不满足总在北京的各个公园瞎逛,于是乎2009年的行程也非常精彩。

2009年的春节,我带着Blueheart同学回到了家乡鄂尔多斯,顺便还去了一趟陕西的白云山

而后终于第一次去了长城,不是众所周之的八达岭,而是司马台的残长城

8月份终于执行了计划已久的呼伦贝尔草原行,从北京直飞呼伦贝尔市的满洲里,在国门遥望俄罗斯,在呼伦湖畔漫步;然后踏上了魂牵梦绕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夜宿莫日格勒河畔的蒙古包,领略了草原的日落日出;接着来到了兴安盟的阿尔山,徜徉于茫茫大兴安岭中,驼峰岭杜鹃湖三潭峡天池山尽收眼底;最后在呼伦贝尔市的海拉尔结束了这次难忘的草原行。

国庆期间又一次去了福建,这一次阵容强大,除了妹妹因为学校封闭的原因没能参加之外,全家一齐南下。先抵达厦门,流连于鼓浪屿海滩夜色之中;然后前往此行的最重要目的地,Blueheart的家乡:龙岩;最后游览了著名的丹霞碧水武夷山,为此次福建之行打上了圆满的句号。

尤为重要的是双方家长在龙岩的会晤,这次会晤始终在友好而又亲切的气氛中进行,双方家长主要就我俩的婚姻大事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并且取得了广泛的共识。会晤结束后,双方家长为我俩举办了热烈而隆重的订婚仪式,我俩在仪式上发表共同声明,表示一定会认真贯彻落实此次会晤中达成的各项重要决议,为进一步促进内蒙古和福建的民间文化交流和个体基因交流起到纽带和桥梁的作用。

题外话:打官腔太有难度了,我果然不是从政的料。

除了旅游之外,今年还参加了一些有趣的活动,比如在798举办的Windows 7发布会、Tech·Ed China 2009、Microsoft MVP Openday 2009、以及PlogIt博客聚会,无论是和老友玩儿三国杀,还是和素未平生的陌生人聊天,都是乐事。

得益于目前公司距离和班车,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徜徉书海,所以2009年读完的书也要远远多于2008年。

列个单子以便回顾和总结,2009年读完的书有:《杜拉拉升职记》、《杜拉拉升职记 2 华年似水》、《中国人的精神》、《王族的背影》(我的书评)、《四月》(我的书评)、《中国人史纲》、《他的国》、《此间的少年》、《英国摄影大师 约翰·海吉科 全新摄影手册》、《人像摄影宝典:构图、用光、修饰》、《你必须知道的.NET》、《大话设计模式》、《GUI设计禁忌 2.0》和《重构–改善既有代码的设计》。

此外,出于对历史的浓厚兴趣,除了柏杨的《中国人史纲》之外,还依序拜读了赫连勃勃大王-梅毅的历史大散文系列,已经读完的有:《华丽血时代:两晋南北朝的另类历史》、《帝国的正午:隋唐五代的另类历史》、《刀锋上的文明:宋辽金西夏的另类历史》、《帝国如风:元朝的另类历史》、《纵欲时代:大明朝的另类历史》和《亡天下:南明痛史》。

关于书,一直以来,我的身份都是读者,2009年这个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终于也成为了一名译者(嗯,什么时候能成为作者就好了)。经过半年的努力,我终于翻译完了《Pro WF: Windows Workflow in .NET 3.5》,又经过半年的等待,终于以《WF高级程序设计》为书名出版发行。此外,还为涂曙光老师主力翻译的《Microsoft Office SharePoint Server 2007管理员手册》贡献了区区三章内容。

工作方面,虽然一如既往地和SharePoint无关,和Windows Workflow无关,但也有不少收获,我是不是应该不再执着于它们,让它们从此成为爱好?这个问题留个来年吧。

那么已经来临的2010年,我还是希望能够和2009年一样精彩,能够有更多的时间看书,能够去遥远的南方游玩,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认真贯彻落实龙岩会晤中达成的各项重要决议”。

嗯,再见,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