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说』 » 写给逝去的2011

前两天总结了2011年的读书成果,今天再来回顾一下2011年发生的其他事情,这一年可真是一点儿都没闲着。

四月初,我跳槽去了惠普,上一份工作历时两年零五个月,是我迄今为止经历的最长的一份工作。

坦白说,上一份工作还不错。工作环境还算舒服,四点半下班,班车接送,伙食靠谱,同事很有趣,工作没压力且得心应手。

萌生去意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依例写一篇2010年的总结,手放在键盘上,脑中一片空白。所以2010年只有一篇读书总结,幸好还读了一些书,不至于把时间都荒废掉。不过除此之外毫无成绩依然让我无法接受,看来舒适的确会让人懈怠,于是我选择离开,籍此来给自己创造一些未知或不可控,抑或可能。

与跳槽同步进行的是装修,本来应该是一个小工程,因为我们只是想重新装修一下布局不合理的厨房和小卫生间,再把阳台封起来。但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只好在加入了刷墙这一项,不大不小,居然也耗了几个月,实在折腾。

完工之后,每每有客登门,我都会问他有没有看出变化,因为我是没看出来,最多以前是象牙黄的墙面,而现在呢,大象刷牙了。

或许是因为在北京租房多年,已经对房子没有什么要求了吧,从十里堡、到周家井、到团结湖、到立水桥、到光熙门、再到立水桥……

刚开始工作时住在十里堡,在一个连厨房都被改造成卧室的四居室里,和其他15个人一起。后来和Blueheart搬到了周家井的华龙美树,小区很赞,上班很远,两个小时的车程,还需要转车。转车的地方就在青年路,是时附近的小区才刚落成,崭新的,楼面上隽秀的“青年”二字在早晨灿烂的阳光中分外耀眼,而不远处的青年的我抬着头眯着眼望着它,多么励志的画面。

后来我爱上了朝阳(zhao yang),或许就和这段经历有关,虽然实际的情况是当时的我睡眼朦胧,又困又穷。

基于青年路给我留下的光辉形象,我最终还是把家安在了这里。正巧公司也在附近,于是我和Blueheart便可以时不时的去十里堡故地重游,每次都不免要忆苦思甜感慨万分,那神情口吻,和父辈们想当年时别无二致。

接着,终于和同行七年的Blueheart在2011年8月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和2011年10月的福建龙岩举行了婚礼。婚礼上Blueheart同学准备的沙画视频让我既惊喜又感动,难以忘怀。

从福建回来,又一次以Hands on Lab讲师的身份混进Tech·Ed 2011,听了几天课,认识了一帮做Windows Phone开发的朋友。

说到Windows Phone,婚礼前几天我终于把我的HTC Hero换成HTC HD7了,从此就可以在真机上调试我开发的Windows Phone应用了。

今年的闲暇时间基本上都分给了三件事儿,除了读书和学习之外就是写一些自己需要的小玩意儿。对于我来说,作为程序员的快乐之处就在这里,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譬如说我时常需要用手机访问豆瓣,所以开发了“豆芽”;我喜欢HumanCalednar.com这个古灵精怪的网站,所以开发了“Human Calendar”的手机客户端;我总是记不住通讯录里的一些不常联系的人,所以开发了“钛金联系人 Tagging Contacts”;我希望年终总结读书情况时有一个好看的封面墙,所以开发了“豆瓣墙”……

哦,对了,年末的时候,我还折腾了一个家用“云存储”,现在家里所有的数码设备都可以直接访问“云端”的照片、音乐、电影和其他文件,并且可以方便的备份资料,有时间我再写一篇文章介绍一下吧。

你看,我的2011年一点儿都没闲着吧?

是吧?连发呆的时间都没有吧?

不过,说实在的,还不错。

希望2012年依然如此充实,多读书,多思考,多写读书笔记,多写技术日志,完善已经开发的应用,当然,还要多一点时间玩儿……